欢迎访问万博体育官网

也谈教育的完美趋向

作者:lren 发布时间:2010-10-12 阅读次数:566

也谈教育的完美趋向

                 ——读《西方教育思想史》的几点思考

内容提要:带着工作中的烦恼,利用假期的闲暇,读了点理论著作,就自己感受颇深的几点谈谈体会。一是对“文革”那段教育史的再认识;二是对“应试”与“素质教育”关系的浅见;三是对教育“惩戒”问题的一点探求。都是不成熟的思想,写出来也只为一吐为快 ,亦或叫做争鸣吧。

关键词:教育、趋向、完美、思考。

    近几年来,我作为一个在教学第一线工作三十年的老教师,却越来越感觉到书难教、学生难教,每每看到一个个蛮聪明可爱的孩子对学习由畏难到厌恶进而放弃的发展轨迹,总是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平时跟同事及学生家长谈及此事,大家也大多只是长嘘短叹,无力回天。今年“五一”我们一班师范同学聚会溧阳天目湖,话茬儿又触到此痛处,大家议论的结果是把问题归于受西方教育、尤其受美国教育的影响。带着疑问,我利用暑假闲暇通读了单中惠主编的《西方教育思想史》。

    这本书实际上可说是全国教育科学“八五”规划国家教委重点课题的研究成果,是对迄今为止西方教育史上著名教育家、思想家在教育实践中凝成的教育思想与方法的梳理和概论。它把源远流长,头绪万千,错综复杂的西方教育史进行了浓缩,论述了各种西方教育思想的产生背景、大致内容、特点和主要代表人物以及影响。并进行了适当的分析和评价。书的重点是研究20世纪的西方教育思想,显然是富有现实意义的。我埋头教学三十年,读它之后感觉到视野开阔了许多,从中明白了许多。现就感受最深的谈以下几点思考:

    思考一:不能为国家政治经济发展服务,为人的终身发展服务的教育肯定不是完美的教育。

    教育是以人为对象的,教育思想和其它思想一样都是历史和现实作用下的产物,肯定要受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制约。所以,一种教育思想或教育思潮的产生,必须和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相匹配,跟这个国家的经济基础相适应,与这个国家的人文历史及意识形态相融洽,任何空想的和生搬外来的教育思想都是行不通的。同时教育又要有前瞻性,它要为国家的将来培养人才,为人的一生的发展奠定基础。即使有的想法看上去很好很能蛊惑人,甚至于在当时的情境下多么的实际,但最多也只能如昙花一现,西方教育史上就不乏此例,我们国家在某个特定时期或某些局部地区的教育实践也有过类似的深刻教训。

    我想到了我国文革时期的如我这一代人所接受的中小学教育。在毛泽东主席的“五七”指示指引下,在“(教育)体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口号声中,在以张铁生、黄帅为代表的那个人心浮躁的时代,我在一处中国普通农村接受了九年半的中小学教育,尽管毛泽东思想在我的头脑中深深扎根,尽管赶上恢复高考的头班车我也取了个中等师范学校,但我的学识、尤其是外语的空白给我一生的工作和个人发展带来的限制真的让我刻骨铭心。不管我在上师范的两年和之后的工作中如何的努力,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和夸耀我的工作或素质,而我自己对自身的功底或起点是心知肚明的。我想我的经历或者说是遭遇一定不仅是个别的现象,当然我的同龄人中也不乏杰出人物——如我的同行李正西等,但混的比我更遭的也大有人在,我没法不把它跟那个特定时代的教育、特别是偏远农村的教育联系起来。因为的确是那时的落后又偏激的教育延误了我们这一代人,那个特定时期的教育跟后来中国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的社会实际相脱节,那个特定时期的教育阻滞了我们这一代人中许多人的终身发展。也是因此,我在工作后的这三十年中不断地关注着、思考着中小学教育的走向问题。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教育历史进程,尽管在“人民办教育”和“国家办教育”的话题上有过相当一段时间的探讨,尽管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间始终存在着争议,但一个渐趋完美的国家教育制度正在形成。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强大,前一个话题已经有了定论,我们国家正在逐步全面承担起以“国家办教育”为主体的重担。而后一个争议也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和考试制度的不断完善而慢慢和谐统一。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新的《国家教育中长期发展纲要》的指引下,我国教育发展的又一个黄金期将接踵而至。

    思考二:偏重德育或智育的教育都不是完美的教育。

    国家办教育的宗旨是培养人。培养既愿意又能够为国家政治经济服务的人才。这个宗旨就决定了教育必须把德育和智育及它育多方面结合起来。不可偏颇更不能对立。而事实上,无论是西方还是我国,在过去了的教育史上却总是忽而左忽而右,有时还会针锋相对,你死我活。例如:产生于欧洲中世纪的经院主义教育思想,它把培养虔诚信仰和服从上帝确立为教育的基本目的,主张传授基督教教义,强调道德教育以及人的道德完善,而淡化甚至忽视了教育的其他功能,罗马帝国晚期的基督教思想家和教育家奥古斯丁就是典型的代表,看过他的《忏悔录》和《上帝之城》的人一定有深刻的印象。而之后不久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产生的人文主义教育思想,又从批判经院主义教育出发,强调人的身心全面发展,主张拓宽学校课程内容和学科范围。其代表人物维多利诺(意大利)将学校取名为“快乐之家”,法国的拉伯雷在《巨人传》中更是通过世家祖孙三代的虚构故事,揭露了经院主义教育的腐朽黑暗,歌颂了人文主义教育思想。

    再来回首我们新中国60年来的教育历程,也不难发现类似的迹象。我所经历的文革期间的教育和前些年走向极致的“应试教育”也不例外。如今出台的国家《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南京市地方制定的“五严”禁令等,其实质就是用以纠正当前教育的一些偏激行为的。然而有人可能不懂得或是忘记了矫枉过正的古训,往往又会曲解这些新政的目的,就又会不自觉地走向另一极端。我仔细想想,总觉得国家倡导的素质教育和所谓“应试教育”本身不应该是一对矛盾,只要我们能科学地、不断地改进和完善考试的内容和方法,用考试来科学地检测我们所教学生的综合素质,检测学校教育教学的水平质量有何不可!为什么一提到素质教育就有人喊要除消考试?为什么只要有考试制度存在就有人会不顾一切地去片面追求智育而忽略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我们的好些教育工作者特别是一线的教师真的不应该只顾埋头拉车,而要抬头看看路了。

    思考三:没有惩戒的教育也不是完美的教育。

教育要不要有“惩戒”存在?这个问题是困扰我多年的老问题,我想也是许多同行都在思考甚至争议的问题之一。前几年我看了杭州一套的新闻《十分关注》播出一期节目《谁把爱心丢了》之后,曾愤然写就一篇短文题为《“戒尺”下岗谁替换?》,且引其中一段佐证我的观点——这则新闻的背后,深度反应了我国教师目前所处的尴尬境地。这又让我想到中国教育的老祖宗的戒尺”。 你可别小看这把小小的戒尺,它却包含了深刻的内涵:第一是“戒”,也就是是儆戒、警示的意思,所以戒尺要摆在桌面,让孩子知道不能冒犯。第二是“尺”,也就是惩罚的尺度。即孩子犯错误,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尺”告诉你,惩罚要注意尺度和方式,适可而止。我们不能不赞叹祖先的良苦用心和博大精深的智慧。正因为这把戒尺的警示、惩戒,“先生”也便有了“吏”的权威。所以中国传统教育有“以师为吏”一说。古语说:“男服先生女服嫁。”意思就是说再调皮再不守规矩的“男”在“先生”面前也会服服贴贴,专心苦读。(说明:古代能读书的多是男子。)而体现先生威严的正是一把“戒尺”。因此,中国传统教育的先生既为“师”,也为“吏”。

    当然我还不至于迂儒到跟我国现行的教育法律法规相抵触的程度,我知道随着“人权”意识的觉醒,“戒尺”是一定得退出教育的历史舞台了,“严禁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已作为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下的一条铁的戒律,谁敢越过这条红线,轻则道歉、赔偿;重则“下岗”,直至承担法律责任,至于各方媒体的口诛笔伐自不必说。师只能是“师”,不再是“吏”,学生的违规违纪现象,教师都只有“劝说”的义务,而没有“惩戒”的权利。我只是在想:这难道就是我们要追求的教育的完美吗?国人崇拜的世界发达国家都是这样教育下一代的吗?

我没有机会出国考察,就只能看书或道听途说了。据《西方教育思想史》介绍,西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曾盛行一种叫“存在主义”的教育思潮,其代表人物有奥地利的布贝尔、德国的雅斯贝尔斯和美国的尼勒,他们都十分强调学生品格的形成教育,布贝尔说:“名副其实的教育,本质上就是品格教育。”尼勒说:“教师应该敦促学生对其行为后果负责,并加以妥善处理。行动就要产生后果,他必须接受自己选择的后果。”不难看出,存在主义教育中有“惩戒”的因素,只是方法与中国的“戒尺”不完全相同罢了。

现在的西方教育如何呢?我们还是来看看“人权”喊得最响的美国吧。有位曾去了美国考察的教育部门领导给我讲,在美国没有“班主任”这个概念,因为初中和高中没有“班”这个整天都在一起的单位。小学有“班”,是一个老师教所有的课,但老师不负责学生的思想和生活管理。美国大部份的中学和少部分的小学有“顾问”负责指导学生选课,解决思想问题,有时也作心理辅导。纪律问题多数是由首席顾问,或者训导主任负责。高中的驻校警察也经常担任纪律问题的负责人员。老师在开学的第一天全班通过民主方式决定上课的“游戏规则”,把州教育法的规定告诉学生,(比如不准在学校使用手提电话,不准在课室里面戴帽子,不准带武器、毒品、电子游戏机、随身看机、随身听机上课,不准攻击学生、老师,不准性骚扰等)指出违反规定的,就是犯法,警察就在学校。要是给逮住,留了案底,那么上大学,找工作,银行贷款……就属于艰难户了,小心点。对于突发性的行为:比如失恋闹情绪,大闹课堂。一般会通知保安带到训导主任那里去。其余的事情训导主任会解决,不需课堂的老师担心。由此可见,在美国,教师只是“师”,只管教书,而不管“吏”的事。“吏”则由训导主任、警察、政府等来充当,教育与“惩戒”相互谐调所以我国不仅要拟定约束青少年学生行为的条文,更紧要的是确定这些规定由谁去执行、如何执行。一句话,教育应该有“惩戒”因素,否则就不是完美的教育。

读了一本《西方教育思想史》,结合自己三十年来的教育实践作些思考,总觉得耐人寻味的方面还很多,只是许多想法还很不成熟,有些观点还很朦胧。之所以谈上述的三点,是因为对其感受颇深,且愚以为这三点就我国目前的中小学教育更值得注视和借鉴。读了一本《西方教育思想史》,我更清晰地明白了,无论是西方还是我国,教育发展史也和人类社会的其他文明史一样是在波浪式前进并渐趋完美的。我们教育工作者,特别是国家教育决策者,注重研究各国教育思想史,无疑可开拓视野,提高其理论水平。而我,一个教书育人的人,自然也明白“开卷有益”的道理,闲暇时一边看看书,一边结合实际作些思考,总能多学点知识,弄明白些道理。我觉得应该而且有必要这样去做。